【球来球往】足球专属的乐章

足球是荷尔蒙迸发的运动,人们在球场上奔跑、欢呼、呐喊、甚至哭泣,似乎来到绿茵场一起情绪的起起伏伏都变的十分整场,这就是足球的魅力,也是足球的艺术气息。说到艺术,音乐作为反映人类生活真是情感的表达,虽然是抽象艺术,但同足球一样,好的音乐也是无国界的。

春天的风吹乱你飘逸的长发,却吹不散你执着的梦想;夏天的雨拍打你俊秀的脸庞,却拍不垮你胜利的渴望;秋天的霜冰封你清澈的双眸,却封不住你燃烧的激情;冬天的雪困住你前行的脚步,却困不住你勇士的信念。当足球遇到因扎吉,当天长遇到地久。

有人曾这样评价他,90分钟里,你看不见他,一秒钟你忽视了,他就进球了。这就是菲利普因扎吉,优雅的气质下弥漫着漫天杀机,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无声无影、见血封喉。中国球迷送给因扎吉一个充满了暖暖爱意的名字——九爷。

中国球迷真正认识并喜欢上皮耶罗是从他石破天惊的一脚凌空垫射开始的,那是在1994到95赛季意甲联赛同佛罗伦萨队的比赛中,皮耶罗奉献了一脚神来之 笔,那一年的皮耶罗只有20岁,是他效力尤文图斯的第二个赛季。初到尤文图斯的日子,也许是皮耶罗最快乐的时光,初出茅庐的他不知道什么叫失落、彷徨和痛 苦,他不用面对众人期盼的目光,不用承受重担在身的压力,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华,宣泄内心的激情。

皮耶罗曾经说过,球迷嘘我,我并不介意也不灰 心,因为我知道他们是在激励我,因为他们爱我!而当我克服一个困难后,我也不会狂喜,因为我知道还有更多更艰苦的困难在等着我去征服!正是坎坷的足球经历 磨砺了皮耶罗这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成熟心态。在许多年之后,当我们打开尘封的记忆,当我们再次回忆起尤文图斯的金童的时候,他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感动、留下怎样的回忆呢?

在对手眼里,巴蒂斯图塔也许就是魔鬼的化身,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会在比赛的什么时候会进球——当你认为你已经成功地防守住他时,他会忽然爆发,这样的球员也许才是最可怕的。在天高云淡的潘帕斯草原、热情奔放的探戈,这就是遥远的阿根廷带给我们的最直接的印象,这里的文化孕育出了个性鲜明、狂野奔放的阿根廷球员,从肯佩斯、卡尼吉亚到雷东多、巴蒂斯图塔,球迷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野性的美,他们身上仿佛都有一种风的飘逸、风的轻灵、风的狂野,长发是他们的标志。看阿根廷球员踢球就像在潘帕斯草原上驰骋,长发随风而动,潇洒随意又透着一种狂放不羁,这正是阿根廷的足球。

有人说,做巴蒂的球迷是最快乐的也是最痛苦的,幸福是因为他完美的外形、完美的进球和完美的人格,痛苦是因为冠军总是与他无缘,佛罗伦萨消失了,阿根廷队屡屡出局,但是,不管怎样,中国球迷依然痛并快乐地爱着巴蒂,痴心不改。

有人说,齐达内是20世纪最后的艺术大师,有人说,齐达内是21世纪的一副肖像。这些称谓都代表了他过去的辉煌年代,但却很难代表在06年世界杯赛场上初次亮相的他。

结束了就不会再回来,你可以说他是一个时代的象征,也可以说他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就如今,当我们目送他远去,那渐渐消失在视线尽头的若隐若现的车辙,足以代表他走过的大师的足迹,他就那样曾经让我们爱过,恨过,笑过、哭过,痛过,欢喜过,悲伤过,失去过,得到过,激动过,幸福过,成功过,失败过,最重要的是,无论他用什么样的方式,最终又走向何方,感谢他,曾经陪我们一起走过。

他是队长,他是领袖,他是传奇,他是射手,他是枪王之王。在酋长球场的日子不算太长,因为人总要年华老去,人也总要面对离别。离别也总会在无限的期许承诺中突然到来。他在阿森纳主场的最后一战。没有进球,没有力挽狂澜。脱下球衣的那一刻,亨利已经无形中踏上了那辆远去的列车。

当他在回到这里,已过三年,看台上的巨大横幅却依然明确,这里还是他的家。球迷们的欢呼声经久不息,在那8年枪手时代的黄金岁月中,这曾是他最熟悉的,而今,已是他最陌生的。32岁的亨利就坐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过去,都是自己22岁的影子。海布里的最后一战,海布里的最后一吻。当烟花升起的时刻,那个曾属于亨利的海布里国王时代不会随年华逝去,而只会在年华的飘零中常常记起。

他是宠儿,也是弃儿;他被追逐,也被放逐;他在失去后赢回尊重,他在尊重中迎来更多的尊重,他在离开时已经没有离开。他叫大卫·贝克汉姆,一个总是牵动世界的人,这一次,他是一个动人的球员。

在足球场上,他不是天才,没有上帝的眷顾,他只是默默地奔跑,静静地等待。美丽的弧线,让他集万千宠爱,却也让他背负了太多的本不应该属于他的责任。直到曾经的倔强变成今天的执著,直到贝影渐行渐远,只留下一声叹息。【来自天下足球】

“皇马从来没有放弃过我,即使是在我最糟糕的时候。你们对我的帮助,总让我有一种家的感觉。我第一次身披白色的战袍,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时间飞逝,此刻是我离开的时候了。但无论何时,我都将站在皇马的身旁,只要皇马需要我。我就会回来。作为一名皇马球员,我感谢皇马。加油,马德里。”当劳尔离开,巴萨的普约尔和哈维会不会有一种失去对手的悲哀,卡西利亚斯蓦然回首会不会承载了劳尔戴上队长袖标的孤独。2010年4月24日,劳尔在做客萨拉戈萨的联赛中最后一次为皇马出场和进球。他带走了伯纳乌的思念,更留下了伯纳乌的传奇。

从马德里到盖尔森基兴,两千二百八十九公里,劳尔随时都可以回家。而马德里,随时都在守望他的孩子。期盼归期,从劳尔离开的那一刻,已经开始。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岁月,你别催,走远的仍要追。当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挥别的那一刻就如同流水的光阴,谁能抵得过?谁能叹息?奈何!犹记得1994年的夏天,映衬在大力神杯光环下的十七岁少年,那是你初尝胜利的味道;埃因霍温开启了欧战的序幕,我们认识了长着一颗兔牙的你,那是你梦开始的地方;随后,是连过五人,是连过五人不可阻挡地摧毁孔波斯特拉队的防线,连一向见多识广的老帅罗布森都只能惊呼:外星人来了。他们的20岁,21岁都还在追寻梦想,而你却已经征服世界。两座世界足球先生的奖杯把你推向了职业的顶点。

20年,人生能有几个20年?生活就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你的模样,改变了岁月,改变了江湖,改变了不朽,改变了悲伤,改变了往事,改变了时光。不曾改变的,只剩下全世界球迷心中的永远呐喊——世上只有一个罗纳尔多!

如果按照德语中的发音,他的名字该被叫做 比夏埃尔.巴拉克。在圣经的记载中,比夏埃尔是上帝身边天使的统帅,对抗朝廷。这样的命运,像极了巴拉克,驾驭者德意志的战车,抗争,战斗!同自己的命运一并抗争,战斗,从始,至终。

米夏漂泊了15年,经历了四家顶级俱乐部,却没有一站对他是完美的。生活本不完美,但我们还是感叹,巴拉克的缺失太多了:他不缺少冠军,但他收获的远不及他失去的;他不缺少尊重,但他本应得到更多。他始终饱含战斗的激情,但幸运的光环却只肯照耀他的背影,他用强大的意志力带动身边的每个人,却带不来一个应有的结局,这就是他让我们引以为倾慕的原因。直到最后,这个带给你无数次激情瞬间的男人,都没有带给自己一次像样的告别,也或许,他已经拥有了最好的告别,当巴拉克在球迷当中和他们一起呐喊一起狂欢的时候,那是球迷在对他说,谢谢你,米夏!

我战斗,我存在,这就是内德维德.《勇敢的心》是他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正像影片中勇猛的威廉华莱士一样,内德维德就是足球场上钢强的战士.在他的眼神中,几乎有一种像坚冰一样的透彻而坚强的光芒,那是一种对生命的渴求.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后退,在他的面前,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手的球门.冲过面前的一切障碍只为最后致命的一击。

舍甫琴科宣布退役是2012年7月28日。没有告别赛,没有新闻发布会,只在一条简单的讯息中,属于乌克兰核弹头的绿茵传奇被时间带走了。他在绿茵场上留下的最后一个背影定格了这个被记忆在乌克兰足球历史上的夏天;他的家乡以欧洲杯东道主的身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瞩目,而他却像勇士一样在贡献出最后一丝力气后,安静地离场。时间不愿意作片科停留,时间却愿意为他定义永恒;时间不会倒流,时间却在对他的回忆中倒流。

所以,他把退役的时间拨到了2012年;他要在他的祖国,最后一次身披黄衫,为他进球,令他荣耀!在与瑞典队的比赛中,他用两粒进球让整个国家陷入欢腾,就像洛巴诺夫斯基带给这个国家的荣誉一样;安德烈.舍甫琴科把恩师的夙愿一个个变成了现实,而他的夙愿呢?终有下一个舍甫琴科去为他实现梦想。

24年,伟大的圣西罗球场给我们讲述了这样的一段光阴的故事。保罗·马尔蒂尼,在你包含着沧桑和充实的脚步中,就这样一步步的走来,而且从未离开。他已经不单是属于一支球队的光荣,而是所有球员的楷模和旗帜。

已过不惑之年的他终于为自己定下了终点,而他24年的从一而终已经立下了一座足以令后人仰望的丰碑,在圣西罗球场的光荣历史中,永远的传颂。

当亚平宁的微风吹过飘逸的长发,当地中海的湛蓝照进深邃的眼神,当斗士的不屈融入沸腾的血液,当罗马城的永恒写进一生的履历。你依旧波澜不惊,如水一般沉静。未见悲伤时的痛哭流涕,没有开怀时的忘我狂喜,阿莱桑德罗·内斯塔,就这样与守候他的人们相伴。

从少年到中年的面孔,如同云影般掠过,这一刻,我们却似乎忘记了是怎样的开始,忘记了你是如何走进我们的世界,又在20年后,悄悄离开。我们只记得你将守护者的角色演绎得如此与众不同,就像罗马城恢弘的宫殿旁,衣着华丽的骑士,是绿茵场上最优雅的卫士!

当我们习惯了一个人在身旁多年的陪伴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甚至会淡忘他的存在但离别的一刻突然到来,我们却有些不知所措目光望向他曾经停留的地方,已经难以寻觅曾经熟悉的身影于是,脑海中搜索着一切关于过往的记忆这份记忆,变得更加珍贵。

从这一刻起,蓝黑超人停止飞翔19年的忠诚与荣耀,在国际米兰的历史长河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脱下球鞋、换上西装,或许人们依旧会亲切地叫他一声:你好!队长!再见!小将!

其实,这本应是一个快乐的时刻,圣西罗球场上空飘荡着是迎接冠军到来时的酣畅。然而,当你走上赛场,眼中却闪烁着一种旁人难以看懂的迷茫。那一刻我们不知道你的心里是怎样的彷徨,却无法忘记你即将离开的流言蜚语像空中的纸屑一样漫天飞扬。直到那一刻,知道你三十二岁的生日,当我们希望送去祝福,却只能听到离歌在耳边回响——那是一段十年红黑岁月的绝唱。

当人们说你老了,你的进球让红黑军团攻克了伯纳乌森严的壁垒;当人们说你的作用越来越小,你的进球带给球队这个赛季第一个客场胜利;当你伤愈复出的时候,圣西罗用山呼海啸的声音迎接你的归来,迎接王者的归来。而今天你却选择脱下那件相伴十年的红黑色战袍, 没有太多的解释我们却懂得这份抉择背后的艰难,也能感受你说出再见那一瞬间的无奈。从你含泪和队友告别的那一刻起,红黑色的21号将不再是我们熟悉的背影。还好,我们一起经历了你的金色十年,属于红黑色的金色十年。这一刻,你依旧沉默但早已无可替代。

岁月沧桑留在我们记忆中的吉格斯却好像还是那个少年。他走过的路一切是那么接近,一切又是那么遥远。在绿茵场上,当你把十二年的青春都献给一支球队,当你的忠诚感动了所有和你站在一起的人,就连时间也会凝固,为你喝采,为你祝福,为你细数曾经的每一分,每一秒,为你留下的辉煌。

对于一个将足球视为生命的男人来说,世界杯就像是他的初恋情人。1994年的这个夏天,当巴乔站在一个男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的时候,他与幸福擦肩而过。对于巴乔来说,失去了世界杯,就像是失去了他最深爱的恋人。这种忧伤,伴随一生!

巴乔能够寻觅到足球的快乐,他也能够更深地体会到生命的意义。巴乔酷爱打猎,海明威告诉巴乔“打猎时你在世界之外,你在时间之外,你忘乎所以”。巴乔是虔诚的佛教徒。而佛教告诉容易受伤的巴乔“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人生就是苦力,在挑战中,能够获得人生中最大的快乐,即便是他不能够得到别人的承认。”这便是我们记忆中的巴乔。从年少轻狂到低迷彷徨,他总是用不屈的态度去拥抱美好的梦想。对每一个热爱足球的人来说,你可以不热爱巴乔,但你不能不尊重巴乔。